1. <tt id="rq7hrg"></tt><dt id="rq7hrg"></dt><big id="rq7hrg"></big>

                  1. 真錢網站/煙霧裏韬匯的流年

                    真錢網站喜歡一個人在夜瀾人靜的深夜,靜靜的吸煙,吞雲吐霧,看著一道道缭繞的白煙霧,心事也隨著飄蕩,可以想很多很多的心事,也可以什麽都不想,讓那靜靜的回憶泛濫成災。
                      ——題記
                      
                      深夜,點燃一根香煙,看著它靜靜的燃燒,看著它用自己的生命祭奠我的落寞,心裏如同開著藍色的玫瑰,忽明忽暗的煙頭,映耀著屬于我的驕傲與卑微,而我只是躲在煙後面看繁華落盡的淒涼,那些靡景般的寂碎眼神,落地成殇,成全了我所有的偉大與渺小,當煙霧消散後,就可以對自己笑了笑,然後,當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時光錯亂得有些歇斯底裏,而香煙則是開在暗夜裏的曼陀羅,挽著絶豔的美,有著讓人難以炎受的華麗韬匯,而一根香煙卻拯救不了任何幻想與萌動,香煙與寂寞永遠都是站著對岸的花,所謂的吸煙只是因爲寂寞的說法永遠都是那麽的飄渺,在我的眼裏吸煙只是爲了沉淪,沉淪,僅此而已。。。。
                      
                      都說愛上香煙的人都是寂寞的,而如果真的只是因爲寂寞而去吸煙,那麽一根香煙則成了寂寞的犧牲品。而它,以鮮名的形象消失殆盡後,卻發現原本只是想打發寂寞的卻更加寂寞了。香煙與寂寞都是毒,以爲可以以毒攻毒,實際上卻換來了病入膏肓,那些片片如日的殇痕則是長眠成劫,榮辱般的塵世蒼涼也只是暧昧的笑。
                      
                      我不孤寂,我只是孤獨,就是那種看著別人幸福與安生會偷偷落淚的那種孤獨,縱使可以讓自己交彙于人群,卻在心裏仍舊空洞的連一個回聲都沒有,更多的時候也只是習慣性的微笑,那些透明的悲傷則沉甸在骨子裏,偶爾的時候,當它是片刻的刺激自己去攪動它,那靈魂裏的姿態是舞動的,卻也是迎刃的。
                      
                      吸煙的人如水,清涼的滑過心間,有著逗留過的痕迹,卻也會以倔犟的姿態消失,那一季花期的美,遠不及凝固後的心殇,當一個人吸煙的時候,那原本瘋狂的心事就會在香煙裏沉淪,平靜的如同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只是冒險太過于華麗,我才會盯著鏡子裏,手持香煙,自己落淚,鏡子裏的我是魔鬼,而鏡子外的我卻不是上帝。
                      
                      煙霧裏承載著落寞與孤寂,看著那從嘴裏吐出來的寂寞心事纏綿悱恻飄浮在眼前久久不肯離去,靜悶的空氣中彌漫著自己一生的悲涼,心浮氣躁的我將自己關進自己給自己造就的城堡裏安靜的呼吸。我插滅了煙蒂,在點上一支,我才發現我一直在重複的,都是犯了鏽的心事回憶,原本可以平靜的,卻不小心弄痛了自己。
                      
                      有些人喜歡吸煙,而有些人則是在嘗試著吸煙,成熟與哭最直接的表達就是一個經曆,一個是經過。那些成熟的人躲在陽光後悠然的吸著香煙,人們會猜想他麻木的表情背後一定有著很多的故事,那些故事如刀子劃過他心頭,劃過殇痕。而裝酷的人只是想讓自己陷入某種狀態裏,以爲深陷後就能讓自己按照某行爲模式生活。
                      
                      可是,所有的經過都是那麽的蒼白。是到放手的時候了,是到長眠的時候了,是到絕望的時候了,是到微笑的時候了,是到落淚的時候了,這些所有一切都在掙紮中上演著,香煙只是人們拿來依賴的精神寄托,它可以很安靜聽人述說,它可以看到一個男人光輝背後的無助。
                      
                      其實,我很堅強,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惜。其實我也是躲在角落裏看繁花落盡,我只是想要嘗試讓香煙告訴自己,原來我也可以笑婉如花。我們可以愛上很多不能愛的東西,但千萬別愛上香煙,它會讓人深陷到無法自拔,縱是自己可以瘋狂到放蕩,但是一根香煙裏寫不出幸福的答案,當香煙成爲我們寂寞的犧牲品時,倔犟的我們或許只會在愛液裏哭泣,在人群裏微笑,所有經曆過的還未來得及經曆都會被注入輪回,那些若隱若現的悲傷則被無限的放大,有著絕倫的美。
                      
                      有人說,受過殇的人對香煙有種特殊的迷戀,錯,吸煙只是一個需要,吸煙只是一種狀態,它可以脫離現實的種種,靜靜的讓人放松。有些往事是香煙釋懷不了的,有些故事也是在淩亂裏述說不清的。而愛上香煙的人一定是最愛自己的,而吸煙的人則是最不懂自己的。
                      
                      我只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靜靜的吸煙,站在陽台上,看著淒薄燈光下落寞的道影,看著街上孤獨的身影。突然之間,我就覺得原來我可以擁有那麽多,卻擁有不了幸福。任心事在煙霧裏揮發,我站在窗前看雲淡風輕,這時我才懂,我愛吸煙,只是因爲我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真錢網站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真錢網站喜歡一個人在夜瀾人靜的深夜,靜靜的吸煙,吞雲吐霧,看著一道道缭繞的白煙霧,心事也隨著飄蕩,可以想很多很多的心事,也可以什麽都不想,讓那靜靜的回憶泛濫成災。
                      ——題記
                      
                      深夜,點燃一根香煙,看著它靜靜的燃燒,看著它用自己的生命祭奠我的落寞,心裏如同開著藍色的玫瑰,忽明忽暗的煙頭,映耀著屬于我的驕傲與卑微,而我只是躲在煙後面看繁華落盡的淒涼,那些靡景般的寂碎眼神,落地成殇,成全了我所有的偉大與渺小,當煙霧消散後,就可以對自己笑了笑,然後,當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時光錯亂得有些歇斯底裏,而香煙則是開在暗夜裏的曼陀羅,挽著絶豔的美,有著讓人難以炎受的華麗韬匯,而一根香煙卻拯救不了任何幻想與萌動,香煙與寂寞永遠都是站著對岸的花,所謂的吸煙只是因爲寂寞的說法永遠都是那麽的飄渺,在我的眼裏吸煙只是爲了沉淪,沉淪,僅此而已。。。。
                      
                      都說愛上香煙的人都是寂寞的,而如果真的只是因爲寂寞而去吸煙,那麽一根香煙則成了寂寞的犧牲品。而它,以鮮名的形象消失殆盡後,卻發現原本只是想打發寂寞的卻更加寂寞了。香煙與寂寞都是毒,以爲可以以毒攻毒,實際上卻換來了病入膏肓,那些片片如日的殇痕則是長眠成劫,榮辱般的塵世蒼涼也只是暧昧的笑。
                      
                      我不孤寂,我只是孤獨,就是那種看著別人幸福與安生會偷偷落淚的那種孤獨,縱使可以讓自己交彙于人群,卻在心裏仍舊空洞的連一個回聲都沒有,更多的時候也只是習慣性的微笑,那些透明的悲傷則沉甸在骨子裏,偶爾的時候,當它是片刻的刺激自己去攪動它,那靈魂裏的姿態是舞動的,卻也是迎刃的。
                      
                      吸煙的人如水,清涼的滑過心間,有著逗留過的痕迹,卻也會以倔犟的姿態消失,那一季花期的美,遠不及凝固後的心殇,當一個人吸煙的時候,那原本瘋狂的心事就會在香煙裏沉淪,平靜的如同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只是冒險太過于華麗,我才會盯著鏡子裏,手持香煙,自己落淚,鏡子裏的我是魔鬼,而鏡子外的我卻不是上帝。
                      
                      煙霧裏承載著落寞與孤寂,看著那從嘴裏吐出來的寂寞心事纏綿悱恻飄浮在眼前久久不肯離去,靜悶的空氣中彌漫著自己一生的悲涼,心浮氣躁的我將自己關進自己給自己造就的城堡裏安靜的呼吸。我插滅了煙蒂,在點上一支,我才發現我一直在重複的,都是犯了鏽的心事回憶,原本可以平靜的,卻不小心弄痛了自己。
                      
                      有些人喜歡吸煙,而有些人則是在嘗試著吸煙,成熟與哭最直接的表達就是一個經曆,一個是經過。那些成熟的人躲在陽光後悠然的吸著香煙,人們會猜想他麻木的表情背後一定有著很多的故事,那些故事如刀子劃過他心頭,劃過殇痕。而裝酷的人只是想讓自己陷入某種狀態裏,以爲深陷後就能讓自己按照某行爲模式生活。
                      
                      可是,所有的經過都是那麽的蒼白。是到放手的時候了,是到長眠的時候了,是到絕望的時候了,是到微笑的時候了,是到落淚的時候了,這些所有一切都在掙紮中上演著,香煙只是人們拿來依賴的精神寄托,它可以很安靜聽人述說,它可以看到一個男人光輝背後的無助。
                      
                      其實,我很堅強,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惜。其實我也是躲在角落裏看繁花落盡,我只是想要嘗試讓香煙告訴自己,原來我也可以笑婉如花。我們可以愛上很多不能愛的東西,但千萬別愛上香煙,它會讓人深陷到無法自拔,縱是自己可以瘋狂到放蕩,但是一根香煙裏寫不出幸福的答案,當香煙成爲我們寂寞的犧牲品時,倔犟的我們或許只會在愛液裏哭泣,在人群裏微笑,所有經曆過的還未來得及經曆都會被注入輪回,那些若隱若現的悲傷則被無限的放大,有著絕倫的美。
                      
                      有人說,受過殇的人對香煙有種特殊的迷戀,錯,吸煙只是一個需要,吸煙只是一種狀態,它可以脫離現實的種種,靜靜的讓人放松。有些往事是香煙釋懷不了的,有些故事也是在淩亂裏述說不清的。而愛上香煙的人一定是最愛自己的,而吸煙的人則是最不懂自己的。
                      
                      我只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靜靜的吸煙,站在陽台上,看著淒薄燈光下落寞的道影,看著街上孤獨的身影。突然之間,我就覺得原來我可以擁有那麽多,卻擁有不了幸福。任心事在煙霧裏揮發,我站在窗前看雲淡風輕,這時我才懂,我愛吸煙,只是因爲我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真錢網站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