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6m3xu9"><tbody id="6m3xu9"></tbody><acronym id="6m3xu9"></acronym><dir id="6m3xu9"></dir><bdo id="6m3xu9"></bdo></dl><tt id="6m3xu9"><option id="6m3xu9"></option><style id="6m3xu9"></style><dir id="6m3xu9"></dir><optgroup id="6m3xu9"></optgroup><th id="6m3xu9"></th></tt><dir id="6m3xu9"><em id="6m3xu9"></em><ins id="6m3xu9"></ins><small id="6m3xu9"></small><em id="6m3xu9"></em><bdo id="6m3xu9"></bdo></dir><i id="6m3xu9"><form id="6m3xu9"></form><bdo id="6m3xu9"></bdo><tfoot id="6m3xu9"></tfoot></i>
              1. <small id="s04ou6"><button id="s04ou6"><em id="s04ou6"></em><li id="s04ou6"></li><div id="s04ou6"></div><noscript id="s04ou6"></noscript><tfoot id="s04ou6"></tfoot></button><fieldset id="s04ou6"><strike id="s04ou6"></strike></fieldset><q id="s04ou6"><tr id="s04ou6"></tr></q><del id="s04ou6"><q id="s04ou6"></q><tt id="s04ou6"></tt></del><font id="s04ou6"><ol id="s04ou6"></ol><blockquote id="s04ou6"></blockquote><thead id="s04ou6"></thead><strong id="s04ou6"></strong></font></small><label id="s04ou6"><legend id="s04ou6"><dd id="s04ou6"></dd><small id="s04ou6"></small><legend id="s04ou6"></legend></legend><button id="s04ou6"><dt id="s04ou6"></dt><dl id="s04ou6"></dl><center id="s04ou6"></center><div id="s04ou6"></div></button><option id="s04ou6"><ins id="s04ou6"></ins></option><dd id="s04ou6"><style id="s04ou6"></style><center id="s04ou6"></center></dd><tfoot id="s04ou6"><code id="s04ou6"></code><pre id="s04ou6"></pre><fieldset id="s04ou6"></fieldset><form id="s04ou6"></form></tfoot></label>
                <small id="j0i47r"><ul id="j0i47r"></ul><form id="j0i47r"></form><code id="j0i47r"></code><button id="j0i47r"></button></small><ul id="j0i47r"><button id="j0i47r"></button></ul>
                            • <code id="v0c6fp"></code><div id="v0c6fp"></div><strike id="v0c6fp"></strike><address id="v0c6fp"></address><form id="v0c6fp"></form>

                              易發捕魚開戶,囚綠記

                              穆可可不知道自己的媽媽長什麽樣?也不知她去了哪裏,只是聽人說她的媽媽很苦。
                              自幼可可便沒了媽媽,記憶裏,父親曾四處找過自己媽媽,可是每次都無功而返。後來可可的爸爸因病去世了,然後可可就成了孤兒,那年可可六歲。
                              可可的父親去世後,她就開始四處流浪了,被狗追著咬,被小夥伴欺負…
                              就那樣流浪著直到可可九歲那年,一個好心的阿姨看著可可很可憐,她很同情可可就把可可帶回了自己的家,從那以後可可終于又有家了,也是在那一年可可的舅舅找來了,也是在那時可可才知道自己的母親曾是高中生,高中畢業後可可的媽媽就談了一個男朋友,但是可可的外公外婆不同意,強迫他們分了手,後又在外公外婆的安排下,可可的媽媽嫁給了鄉下的一個農民,那時可可的外公外婆認爲鄉下有田地,相當于有了金飯碗。可可的媽媽畢竟是讀過書的人她知道城鎮以後會比農村發展的好可是,不管可可的媽媽如何勸說,最終還是被迫嫁給了一個她毫不喜歡的人,後來可可的媽媽有了身孕,很不幸的是可可的媽媽生了一個女兒,然後,那家人就處處針對可可的媽媽,再後來可可媽媽的丈夫竟然在外面亂來,再加上後來城鎮發展迅速…可可的媽媽受不了打擊一時精神失常,被人販子拐賣給了可可的爸爸,再後來就有了穆可可,可是後來可可的媽媽又一次離家出走,據說是在可可三歲的時候,也就在那一次一去不複返。
                              可可的舅舅找到了可可,並把可可帶去見了可可的外婆,只是當可可的舅舅叫可可留下時,可可拒絕了,後來可可的舅舅給了可可他們家的座機號碼,然後可可依然回到了那個好心的阿姨那裏,那次可可的阿姨聽說可可要回去非常高興,很早就在路上等待可可的歸來,還在商店給可可買了幾塊雪糕,然後她牽著可可的手一起回家了…
                              記得還有一次可可突然昏倒了,可可的阿姨非常擔心,她將十歲大的可可緊緊的摟在懷裏,生怕可可離她而去,後來,又背著可可去醫院看病,那麽遠的路,可可的阿姨就那樣背著可可…
                              再後來,可可工作了,在填簡曆時可可不知該怎樣填,她是有媽媽的,可是她卻不知道她媽媽在哪裏?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媽媽是否還活著?如果不填,又總會被人追問,可是她也不知該如何填寫,她不能對人說她是孤兒,可是她又不知她媽媽是否還活著,雖然可可的媽媽只是一個符號一個代名詞而已,可是又不能否認她的存在,可是她的存在又沒有意義…
                              所以可可每次都不填,當有人問起可可就說不不知道,有人就會追問你是孤兒?“不是!”可可回答。那是你媽媽不要你了,你一定很恨她吧,這是可可就會特無語特別反感那些喜歡探尋他人隱私的人。可可說:不要以爲是拍電影,易發捕魚開戶的情況和她們不同,抱歉我不想回答…
                              工作後,可可有時便不能回家,可可的阿姨就會說,可可你回來吧,我給你報銷車費…那時可可就會特內疚。每次可可回家總是發現阿姨又蒼老了許多,而自己都工作那麽久了,可還是沒有一點積蓄,可可特恨自己,爲何就不能成熟一點,可可也很想陪在阿姨身邊,但是一看到阿姨頭上的些許白發可可就會說加油吧!不可以再幼稚了,必須爲阿姨以後考慮,假如那時阿姨無法勞動了,自己必須要有能力完全照顧他們才行。
                              可可獨自一人去外地打拼,她節省著每一分錢,不在亂花費了,不去購買太多地衣服,也不再隨意地請客吃飯,她節省著每一筆錢,爲了她敬愛的阿姨。她不斷充實著自己,看各種投資理財的書籍,她拒絕所有追求她的人,再沒有確保能夠讓自己的阿姨晚年生活有保障地情況下,可可絕對不會考慮個人問題的,更不會將青春浪費在談朋友上,在沒成功之前一切都是廢話,所以她還是別人眼裏的傻瓜…可可想方設法地掙錢,但是不管以怎樣的方式都會是在自己的底線範圍內。
                              可可還是經常給她阿姨打電話,每次她都對自己說:叫她一聲媽媽吧,你不是早就想這麽叫她了嗎?可是每次接通電話卻都成了:阿姨你還好嗎?爺爺奶奶他們還好嗎?哦,你們都好那就好…雖然可可也知道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並不能代表什麽,但她還是想叫她阿姨一聲媽媽,雖然從來沒有正式的喊過那一聲媽媽,但是在可可的心裏早已經是了。
                              據說可可還在努力著爲了她可愛的媽媽,如果問可可誰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可可一定會說:我的阿姨媽媽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我要好好工作學習,這樣才有能力照顧我親愛的阿姨媽媽…
                              媽媽我愛你,其實,我一直都懂你的,並且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永遠… 

                              這是去年夏間的事情.
                              我住在北平的一家公寓裏,我占據著高廣不過一丈的小房間,磚鋪的潮濕的地面,紙糊的牆壁和天花板,兩扇木格子嵌玻璃的窗,窗上有很靈巧的紙卷簾,這在南方是少見的。
                              窗是朝東的.北方的夏季天亮得快,早晨五點鍾左右太陽便照進我的小屋,把可畏的光線射個滿室,直到十一點半才退出,令人感到炎熱.這公寓裏還有幾間空房子,我原有選擇的自由的,但我終于選定了這朝東房間,我懷著喜悅而滿足的心情占有它,那是有一個小小理由.
                              這房間靠南的牆壁上,有一個小圓窗,直徑一尺左右.窗是圓的,卻嵌著一塊六角形的玻璃,並且左下角是打碎了,留下一個孔隙,手可以隨意伸進伸出.圓窗外面長著常春藤.當太陽照過它繁密的枝葉,透到我房裏來的時候,便有一片綠影.我便是歡喜這片綠影才選定這房間的.當公寓裏的夥計替我提了隨身小提箱,領我到這房間來的時候,我瞥貝這綠影,感覺到一種喜悅,便毫不猶疑地決定了下來,這樣的了截爽直使公寓裏夥計都驚奇了.
                              綠色是多寶貴的啊!它是生命,它是希望,它是慰安,它是快樂。我懷念著綠色把我的心等焦了.我歡喜看水白,我歡喜看草綠.我疲累于灰暗的都市的天空,和黃漠的平原,我懷念著綠色,如同涸轍的魚盼等著雨水!我急不暇擇的心情即使一枝之綠也視同至寶.當我在這小房中安頓下來,我移徙小台子到圓窗下,讓我的面朝牆壁和小窗。門雖是常開著,可沒人來打擾我,因爲在這古城中我是孤獨而陌生。但我並不感到狐獨。我忘記了困倦的旅程和已往的許多不快的記憶。我望著這小圓洞,綠葉和我對語。我了解自然無聲的語言,正如它了解我的語言一樣。
                              我快活地坐在我的窗前。度過了一個月,兩個月,我留戀于這片綠色.我開始了解渡趣沙漠者望見綠洲的歡喜,我開始了解航海的冒險家望見海面飄來花草的莖葉的歡喜。人是在自然中生長的,綠是自然的顔色。
                              我天天望著窗口常春藤的生長。看它怎樣伸開柔軟的卷須,攀住一根緣引它的繩索,或一莖枯枝;看它怎樣舒開折疊著的嫩葉,漸漸變青,漸漸變老,我細細觀賞它纖細的脈絡,嫩芽,我以揠苗助長的心情,巴不得它長得快,長得茂綠.下雨的時候,我愛它淅瀝的聲音,婆娑的擺舞.
                              忽然有一種自私的念頭觸動了我。我從破碎的窗口伸出手去,把兩枝漿液豐富的柔條牽進我的屋子裏來,教它伸長到我的書案上,讓綠色和我更接近,更親密。我拿綠色來裝飾我這簡陋的房間,裝飾我過于抑郁的心情.我要借綠色來比喻蔥茏的愛和幸福,我要借綠色來比喻猗郁的年華.我囚住這綠色如同幽囚一只小鳥,要它爲我作無聲的歌唱.
                              綠的枝條懸垂在我的案前了。它依舊伸長,依舊攀緣,依舊舒放,並且比在外邊長得更快.我好象發現了一種"生的歡喜",超過了任何種的喜悅.從前有個時候,住在鄉間的一所草屋裏,地面是新鋪的泥土,未除淨的草根在我的床下茁出嫩綠的芽苗,蕈菌在地角上生長,我不忍加以剪除.後來一個友人一邊說一邊笑,替我撥去這些野草,我心裏還引爲可惜,倒怪他多事似的.
                              可是每天早晨,我起來觀看這被幽囚的"綠友"時,它的尖端總朝著窗外的方向.甚至于一枚細葉,一莖卷須,都朝原來的方向.植物是多固執啊!它不了解我對它的愛撫,我對它的善意.我爲了這永遠向著陽光生長的植物不快,因爲它損害了我的自遵心.可是我囚系住它,仍舊讓柔弱的枝葉垂在我的案前.
                              它漸漸失去了青蒼的顔色,變得柔綠,變成嫩黃;枝條變成細瘦,變成嬌弱,好象病了的孩子.我漸漸不能原諒我自己的過失,把天空底下的植物移鎖到暗黑的室內;我漸漸爲這病損的枝葉可憐,雖則我惱怒它的固執,無親熱,我仍舊不放走它.魔念在我心中生長了.
                              我原是打算七月尾就回南去的.我計算著我的歸期,計算這"綠囚"出牢的曰子.在我離開的時候,便是它恢複自由的時候.
                              蘆溝橋事件發生了.擔心我的朋友電催我趕速南歸.我不得不變更我的計劃;在七月中旬,不能再留連于烽煙四逼中的舊都,火車已經斷了數天,我每曰須得留心開車的消息.終于在一天早晨候到了.臨行時我珍重地開釋了這永不屈服于黑暗的囚人.我把瘦黃的枝葉放在原來的位置上,向它致誠意的祝福,願它繁茂蒼綠.
                              離開北平一年了.我懷念著我的圓窗和綠友.有一天,得重和它們見面的時候,會和易發捕魚開戶面生麽?

                              穆可可不知道自己的媽媽長什麽樣?也不知她去了哪裏,只是聽人說她的媽媽很苦。
                              自幼可可便沒了媽媽,記憶裏,父親曾四處找過自己媽媽,可是每次都無功而返。後來可可的爸爸因病去世了,然後可可就成了孤兒,那年可可六歲。
                              可可的父親去世後,她就開始四處流浪了,被狗追著咬,被小夥伴欺負…
                              就那樣流浪著直到可可九歲那年,一個好心的阿姨看著可可很可憐,她很同情可可就把可可帶回了自己的家,從那以後可可終于又有家了,也是在那一年可可的舅舅找來了,也是在那時可可才知道自己的母親曾是高中生,高中畢業後可可的媽媽就談了一個男朋友,但是可可的外公外婆不同意,強迫他們分了手,後又在外公外婆的安排下,可可的媽媽嫁給了鄉下的一個農民,那時可可的外公外婆認爲鄉下有田地,相當于有了金飯碗。可可的媽媽畢竟是讀過書的人她知道城鎮以後會比農村發展的好可是,不管可可的媽媽如何勸說,最終還是被迫嫁給了一個她毫不喜歡的人,後來可可的媽媽有了身孕,很不幸的是可可的媽媽生了一個女兒,然後,那家人就處處針對可可的媽媽,再後來可可媽媽的丈夫竟然在外面亂來,再加上後來城鎮發展迅速…可可的媽媽受不了打擊一時精神失常,被人販子拐賣給了可可的爸爸,再後來就有了穆可可,可是後來可可的媽媽又一次離家出走,據說是在可可三歲的時候,也就在那一次一去不複返。
                              可可的舅舅找到了可可,並把可可帶去見了可可的外婆,只是當可可的舅舅叫可可留下時,可可拒絕了,後來可可的舅舅給了可可他們家的座機號碼,然後可可依然回到了那個好心的阿姨那裏,那次可可的阿姨聽說可可要回去非常高興,很早就在路上等待可可的歸來,還在商店給可可買了幾塊雪糕,然後她牽著可可的手一起回家了…
                              記得還有一次可可突然昏倒了,可可的阿姨非常擔心,她將十歲大的可可緊緊的摟在懷裏,生怕可可離她而去,後來,又背著可可去醫院看病,那麽遠的路,可可的阿姨就那樣背著可可…
                              再後來,可可工作了,在填簡曆時可可不知該怎樣填,她是有媽媽的,可是她卻不知道她媽媽在哪裏?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媽媽是否還活著?如果不填,又總會被人追問,可是她也不知該如何填寫,她不能對人說她是孤兒,可是她又不知她媽媽是否還活著,雖然可可的媽媽只是一個符號一個代名詞而已,可是又不能否認她的存在,可是她的存在又沒有意義…
                              所以可可每次都不填,當有人問起可可就說不不知道,有人就會追問你是孤兒?“不是!”可可回答。那是你媽媽不要你了,你一定很恨她吧,這是可可就會特無語特別反感那些喜歡探尋他人隱私的人。可可說:不要以爲是拍電影,易發捕魚開戶的情況和她們不同,抱歉我不想回答…
                              工作後,可可有時便不能回家,可可的阿姨就會說,可可你回來吧,我給你報銷車費…那時可可就會特內疚。每次可可回家總是發現阿姨又蒼老了許多,而自己都工作那麽久了,可還是沒有一點積蓄,可可特恨自己,爲何就不能成熟一點,可可也很想陪在阿姨身邊,但是一看到阿姨頭上的些許白發可可就會說加油吧!不可以再幼稚了,必須爲阿姨以後考慮,假如那時阿姨無法勞動了,自己必須要有能力完全照顧他們才行。
                              可可獨自一人去外地打拼,她節省著每一分錢,不在亂花費了,不去購買太多地衣服,也不再隨意地請客吃飯,她節省著每一筆錢,爲了她敬愛的阿姨。她不斷充實著自己,看各種投資理財的書籍,她拒絕所有追求她的人,再沒有確保能夠讓自己的阿姨晚年生活有保障地情況下,可可絕對不會考慮個人問題的,更不會將青春浪費在談朋友上,在沒成功之前一切都是廢話,所以她還是別人眼裏的傻瓜…可可想方設法地掙錢,但是不管以怎樣的方式都會是在自己的底線範圍內。
                              可可還是經常給她阿姨打電話,每次她都對自己說:叫她一聲媽媽吧,你不是早就想這麽叫她了嗎?可是每次接通電話卻都成了:阿姨你還好嗎?爺爺奶奶他們還好嗎?哦,你們都好那就好…雖然可可也知道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並不能代表什麽,但她還是想叫她阿姨一聲媽媽,雖然從來沒有正式的喊過那一聲媽媽,但是在可可的心裏早已經是了。
                              據說可可還在努力著爲了她可愛的媽媽,如果問可可誰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可可一定會說:我的阿姨媽媽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我要好好工作學習,這樣才有能力照顧我親愛的阿姨媽媽…
                              媽媽我愛你,其實,我一直都懂你的,並且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永遠… 

                              這是去年夏間的事情.
                              我住在北平的一家公寓裏,我占據著高廣不過一丈的小房間,磚鋪的潮濕的地面,紙糊的牆壁和天花板,兩扇木格子嵌玻璃的窗,窗上有很靈巧的紙卷簾,這在南方是少見的。
                              窗是朝東的.北方的夏季天亮得快,早晨五點鍾左右太陽便照進我的小屋,把可畏的光線射個滿室,直到十一點半才退出,令人感到炎熱.這公寓裏還有幾間空房子,我原有選擇的自由的,但我終于選定了這朝東房間,我懷著喜悅而滿足的心情占有它,那是有一個小小理由.
                              這房間靠南的牆壁上,有一個小圓窗,直徑一尺左右.窗是圓的,卻嵌著一塊六角形的玻璃,並且左下角是打碎了,留下一個孔隙,手可以隨意伸進伸出.圓窗外面長著常春藤.當太陽照過它繁密的枝葉,透到我房裏來的時候,便有一片綠影.我便是歡喜這片綠影才選定這房間的.當公寓裏的夥計替我提了隨身小提箱,領我到這房間來的時候,我瞥貝這綠影,感覺到一種喜悅,便毫不猶疑地決定了下來,這樣的了截爽直使公寓裏夥計都驚奇了.
                              綠色是多寶貴的啊!它是生命,它是希望,它是慰安,它是快樂。我懷念著綠色把我的心等焦了.我歡喜看水白,我歡喜看草綠.我疲累于灰暗的都市的天空,和黃漠的平原,我懷念著綠色,如同涸轍的魚盼等著雨水!我急不暇擇的心情即使一枝之綠也視同至寶.當我在這小房中安頓下來,我移徙小台子到圓窗下,讓我的面朝牆壁和小窗。門雖是常開著,可沒人來打擾我,因爲在這古城中我是孤獨而陌生。但我並不感到狐獨。我忘記了困倦的旅程和已往的許多不快的記憶。我望著這小圓洞,綠葉和我對語。我了解自然無聲的語言,正如它了解我的語言一樣。
                              我快活地坐在我的窗前。度過了一個月,兩個月,我留戀于這片綠色.我開始了解渡趣沙漠者望見綠洲的歡喜,我開始了解航海的冒險家望見海面飄來花草的莖葉的歡喜。人是在自然中生長的,綠是自然的顔色。
                              我天天望著窗口常春藤的生長。看它怎樣伸開柔軟的卷須,攀住一根緣引它的繩索,或一莖枯枝;看它怎樣舒開折疊著的嫩葉,漸漸變青,漸漸變老,我細細觀賞它纖細的脈絡,嫩芽,我以揠苗助長的心情,巴不得它長得快,長得茂綠.下雨的時候,我愛它淅瀝的聲音,婆娑的擺舞.
                              忽然有一種自私的念頭觸動了我。我從破碎的窗口伸出手去,把兩枝漿液豐富的柔條牽進我的屋子裏來,教它伸長到我的書案上,讓綠色和我更接近,更親密。我拿綠色來裝飾我這簡陋的房間,裝飾我過于抑郁的心情.我要借綠色來比喻蔥茏的愛和幸福,我要借綠色來比喻猗郁的年華.我囚住這綠色如同幽囚一只小鳥,要它爲我作無聲的歌唱.
                              綠的枝條懸垂在我的案前了。它依舊伸長,依舊攀緣,依舊舒放,並且比在外邊長得更快.我好象發現了一種"生的歡喜",超過了任何種的喜悅.從前有個時候,住在鄉間的一所草屋裏,地面是新鋪的泥土,未除淨的草根在我的床下茁出嫩綠的芽苗,蕈菌在地角上生長,我不忍加以剪除.後來一個友人一邊說一邊笑,替我撥去這些野草,我心裏還引爲可惜,倒怪他多事似的.
                              可是每天早晨,我起來觀看這被幽囚的"綠友"時,它的尖端總朝著窗外的方向.甚至于一枚細葉,一莖卷須,都朝原來的方向.植物是多固執啊!它不了解我對它的愛撫,我對它的善意.我爲了這永遠向著陽光生長的植物不快,因爲它損害了我的自遵心.可是我囚系住它,仍舊讓柔弱的枝葉垂在我的案前.
                              它漸漸失去了青蒼的顔色,變得柔綠,變成嫩黃;枝條變成細瘦,變成嬌弱,好象病了的孩子.我漸漸不能原諒我自己的過失,把天空底下的植物移鎖到暗黑的室內;我漸漸爲這病損的枝葉可憐,雖則我惱怒它的固執,無親熱,我仍舊不放走它.魔念在我心中生長了.
                              我原是打算七月尾就回南去的.我計算著我的歸期,計算這"綠囚"出牢的曰子.在我離開的時候,便是它恢複自由的時候.
                              蘆溝橋事件發生了.擔心我的朋友電催我趕速南歸.我不得不變更我的計劃;在七月中旬,不能再留連于烽煙四逼中的舊都,火車已經斷了數天,我每曰須得留心開車的消息.終于在一天早晨候到了.臨行時我珍重地開釋了這永不屈服于黑暗的囚人.我把瘦黃的枝葉放在原來的位置上,向它致誠意的祝福,願它繁茂蒼綠.
                              離開北平一年了.我懷念著我的圓窗和綠友.有一天,得重和它們見面的時候,會和易發捕魚開戶面生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