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陳慶恩/幻城

糖果派對吧

那兒是一座小城,西傍山、東繞水,春有杜鵑,夏有鳴蟬,秋有紅葉,東有白梅。這就是河北陳慶恩的故鄉,我在這裏長大。
一年又一年的草長莺飛,這裏的孩子都注定遠離這裏。我聽過許多這兒的人講述外面世界的精彩,外面世界的不同,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還是有了念想的。就如錦鯉向往清塘,雛鷹向往飛翔,外面世界就理所當然成了我們這裏孩子的共同期許。
我的個子好似春初喝飽水的麥苗,一下子就冒了上來,轉眼,我也到了出城的時候。我背著龐大的行囊,背後是父母守望的眼光,懷裏揣著三四百塊錢,,一步步踏上出城的山路。
疲憊的我從汽車裏下來,著了地了依舊有點頭昏。霎時看到了龐大的人流,被驚了一怔——我從沒見過這麽多的人。出了車站,一棟棟高樓大廈橫亘在眼前,連綿、相間,亂了我的眼,更晃了我的心。這裏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將要工作、打拼、生活的外面的世界。
公寓門前那棵細窄的樹如今已有一人粗了,轉眼我已在這兒待了二十幾年,買了房,有了車,人已成家立業。每天走在路上我好似都能聽見人們隱隱的歎息,他們經曆了欺瞞,遭受了侮辱,當然我也不例外。
初到這裏,我四處打工,一天會做兩三份工,我聽慣了老板們的訓斥,習慣了他們拖延工錢,我的耐性在這裏得到磨砺。後來又去了一家公司做了職員,許多和我一樣的人爲了升官而爭破腦袋,他們一一算計著,不是送禮就是欺辱,這些我見慣了,已經熟視無睹了,但依然還是覺得難以忍受。默默地工作,如我,最終我在衆人嫉妒的目光裏得到提拔,老板視我如心腹,我爲他盡心盡力。或許這本就不是一件公平的交易——我聽到了許多人對我的冷嘲熱諷。但後來這些人卻經常對我百般討好,好似我們彼此之間親密無間。
外面的世界能給我的只有成家立業,僅此而已。我的心卻從未有過滿足。我又想到了我的小城。
小城是貧窮的,卻是美好的。一條小河,是我們所有的孩子歡聲笑語的地方,我們在河水裏遊泳,幸運的話會碰上幾條肥肥的魚,撿幾根柴火,幾顆樹果,就能美滋滋吃到一頓烤魚。一座集市,是每家每戶買菜、交換的地方,淳樸的人們臉上總是滿滿笑意,用最低廉的價錢,可以換到最真的心。一片牧場,羊兒、牛兒聽著我們幾個孩童的號令隨著太陽緩緩挪動,懶洋洋的吃著牧草,我拾起一根含在嘴裏,體味自然的恩賜。
我懷念我的小城,我未歸的小城。她的雨後的土壤的清香;她的婉轉的鳥兒的鳴叫;她的天上的白雲的飄蕩,無一不讓我神往。
我打算回到小城了,拿起了行李,踏上了回城的幽徑。我走了許久,順記憶中那條美麗的路走了許久,卻依舊找不到我的小城,怎樣找都無法找到,我癱坐在地。突然想起了以前母親的一句話,出去吧孩子,出去了就不要再想念這裏。我明白了,原來我把小城丟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拖著疲憊的身子我慢慢踱回了公寓,腦海裏母親的話仍在回響,我呆呆的望著天花板,直到後半夜才慢慢睡去。我的夢裏有我的小城,有小城的碧藍的天空,有小城裏父母忙碌的身影,我甚至嗅到了小城濕濕軟軟甜甜的空氣,我如初生孩童般不知餍足的大口的呼吸著小城的空氣。可是等夢醒了,我的小城就又消失了。
花甲之年,我發已白,我仍向往我的小城……
春風吹又綠,我的小城啊,願以吾骨滋養你的土地,慢慢地,我閉上了眼。
 

 世界如滄海,茫茫無盡頭,如同砂礫般渺小的我們,或許前世的五百次回眸,也換不回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可就算這樣,我依然還是于這茫茫人海中遇見了你。時間如流水,綿綿無盡期,如同夏雪般稀少的奇迹,或許一輩子都只能活在平平淡淡的日子裏,過著平凡的生活,無風無浪,無喜無悲,可哪怕如此,奇迹仍舊還是于這綿綿時光中存在著。
——題記
九月,秋風四起,楓落滿地,遇到你,可否算作一種奇迹。
獨自一人,席地坐在明亮的落地窗前,剩下厚厚的毯子毛茸茸的,很溫暖,很安心。九月的風在眼前不愠不火的打著旋兒盤旋而來,被阻斷在觸手可及的虛空中。消散,無喜無悲。看著飄零在空中的落葉,卻想起曾有那麽一個人,亦是在這個時節,在這片景中,指著飄然而落的楓葉對我說:你看,風起了,葉落,便知秋。
三年來,似是艱辛,似是坎坷,總覺得一路跌跌撞撞,有時晴天,有時雨,或許上一瞬的陽光燦爛,會在轉身間消逝,幸好我們還有方向,我們堅信著最初的夢想,我們站著,我們跪著,道路坎坷,就算這樣,也堅持著走過來,我們緊握著希望,讓曲折坎坷之路成坦途,最想要去的地方,又怎能在半路返航。
華燈初上,爬上飄窗,抱緊膝蓋,給自己溫暖,想念你給的安心……
那是我們上不更事,年少輕狂,那年九月秋風起,霜滿地,最初的相識,仿佛就注定了一生,相伴相隨,不離不棄,我們互相依偎,我們彼此信賴,你視我爲知己,說我是唯一,無可替代。你常常說,人在塵世間,朋友易得,知己難求,還說,若得知己如我,此生足矣。每每如此,我便笑你,煽情如你,若非詩賢,可惜了。你不語,只靜靜將我凝視,眸子中閃爍著的寵溺,些許落魄,些許無奈,明亮如星子。最喜歡這時的你,安靜的,憂傷的,無奈的,滄桑的,你就那樣不言不語,靜靜聆聽,那樣與世無爭,恍若不食人間煙火。
我漸漸不語,細細看著你,安靜的,你就在那裏,觸手可及,卻又隔滄桑萬年,尋不著,覓不到,那麽不真實,那麽遙遠。不安在心中,悄悄萌芽,慢慢生長。便看到你靜靜走進,靜靜凝視,靜靜擡手,靜靜擁抱。在你懷裏,那麽近,那麽遠,那麽真,那麽假。真真假假,遠遠近近,都不再去想,你就在我面前,緊緊抱住我,靜靜哭泣。
什麽是心痛的感覺,我想我曾體會過,不需太多的言語,只要一個靜靜的擁抱,一滴溫熱的淚。
三年光陰覆蓋山脈變海洋,三個秋天過去我們都變得堅強。
三年裏多少離合悲歡,曾被我切身體會。心被扔進火焰裏灼烤,被丟到極地中冰封。刺痛的麻木,從未有人懂,所以才會有你的到來吧,所以才會有你的懂得和疼惜吧,所以你會是天使吧。
有你的日子,沒有你的日子,一天天在流逝著,如白駒過隙,時光打馬而過。
總之,在天真無邪的歲月裏,你不曾欺騙我,在荒唐又光怪陸離的青春裏,你不曾辜負我,陪我走過一段段平坦與坎坷,光明與黑暗,繁華與墮落交織而成的旅途。
其實有句話我從未對你說過,或許永遠也不會對你說:河北陳慶恩是何其幸運,今生得以遇見你,認識你,陪伴你,朝朝暮暮。
又一年九月,看秋風四起,聽楓落滿地,遇到你,是一種奇迹。